黄紫昌,杨立瑜,张玉宁,韦世豪作为新生代前锋,未来谁更出色?黄紫昌,杨立瑜,张玉宁,韦世豪作为新生代前锋,未来谁更出色?

黄紫昌,杨立瑜,张玉宁,韦世豪作为新生代前锋,未来谁更出色?
黄紫昌,江苏苏宁队突然冒出来的超级新秀,表现相当出色,技术动作完全不像一名新人。在场上敢于突破过人,敢于果断射门得分。可惜受了重伤,伤愈归队后状态不如从前,还好,他还年轻,以后慢慢会好起来的。黄紫昌这名年轻球员,如果没有伤病,将来会是国家队常客。杨立瑜,个人觉得杨立瑜射门的技术动作非常像郜林,但是比郜林的射术更精,盘带方面不如郜林,这名球员的特别在于身体强壮,射术精湛,是一名得分型的前锋,是每个球队必不可缺的球员。韦世豪。相比于黄紫昌与杨立瑜,年长2岁的韦世豪成名更早。出道于鲁能青训,13年便留洋,14年打上葡超联赛。但3个赛季辗转4家葡超、葡甲俱乐部后,16赛季加盟中超的上港,2个赛季后转投国安,1个赛季后再入豪门恒大至今。张玉宁同样是可塑之才。这位矢志不渝坚持留洋的年轻人,在欧洲俱乐部高开低走遇挫不败,坚决抵御了高薪厚禄的诱惑,始终不忘自己的足球之梦。在转变思路回归国内后,迅速上位占据了主力位置,他的转身劲射世界波的招牌动作让人领教了少侠的功力,也将解决近些年困扰国足的强力中锋问题,他的无球跑动曾得到里皮的赞赏。但足球是一项讲究团队协作的运动,光有优秀的前锋,没有比较好的中后场,比赛一样很难踢的,现实当中,阿根廷国家队就是如此,前场美如画,后场豆腐渣,这也是梅西一直未能获得大力神杯的一个重要原因。所以,我们在寄希望于这些潜力前锋的同时,也要关注中后场新星的成长。

利物浦入账7000万天价赞助!英超第1吸金豪门 8年商业帝国利物浦入账7000万天价赞助!英超第1吸金豪门 8年商业帝国

利物浦入账7000万天价赞助!英超第1吸金豪门 8年商业帝国
北京时间8月23日上午,来自美国《福布斯》的最新消息,运动品牌耐克基本上确定与欧冠卫冕冠军利物浦达成球衣赞助协议,预计年赞助费将超过目前英超最高的曼联(7000万英镑)。此前,新百伦和利物浦的赞助协议已经进入最后一年,年赞助费4500英镑,耐克公司此番顶替入驻,直接将赞助金额拉高了一大截。这也从侧面,体现了如今利物浦的商业价值!一个有趣的现象,利物浦(合作品牌New Balance)是欧冠最近14年以来,第一支穿着非阿迪或者耐克球衣夺冠的球队,上一个非阿迪+耐克也是他们(合作品牌Reebok),再往前是1998/99赛季的曼联(合作品牌Umbro)。利物浦在克洛普的带领下,重现上世纪80年代的荣光,他们上赛季赢得了欧冠冠军(连续两年闯入决赛),以微弱差距差屈居英超亚军,这让他们在商业方面也获得巨大进步,《福布斯》透露,曾经与“红军”有过合作的球衣赞助商阿迪达斯也为开出了一份赞助报价,不过与竞争对手耐克的报价存在一定差距,最终,利物浦高层决定与耐克牵手,双方将从2020/21赛季开始,正式合作!值得一提的是,回顾利物浦的球衣赞助之路,其实也是“红军”从低谷到崛起的辛酸征途,早在2012年,由于球队战绩不佳,由于常年无法打入欧冠正赛,原利物浦球衣赞助商阿迪达斯放弃了与之的合作。无奈之下,利物浦与美国相对名气不足的勇士体育合作,推出了数款打破常规的球衣样式。2015年,利物浦又与新百伦宣布签订球衣赞助合同,每年的赞助费用区区2500万英镑,这与当时就曼联5000万英镑的球衣赞助合同相去甚远。如今,利物浦实现战绩+商业双丰收,自然财源滚滚,金主疯狂来投。《利物浦回声报》最新数据统计,截至5月份,利物浦的俱乐部估值已经达到了10.02亿镑。而在2017年,俱乐部的估值仅为7.1亿镑,相比之下增长了40%!事实上,除了球衣赞助一项收益之外,利物浦的商业价值已经被无限延伸与放大。上个月,他们刚刚宣布与1XBET签下了一份长期合同,而在过去几个月中,利物浦还和AXA达成合作,并与嘉士伯完成了续约。此外,利物浦如今的衣袖赞助协议合作方是西联汇款,合同为5年2500万镑;球衣主赞助商渣打银行也去年夏天与球队完成了续约;而利物浦最著名、最资深的“金主爸爸”,当属嘉士伯,今年5月,“红军”与该品牌续约至2023/24赛季结束,继续刷新英超历史持续最长的合作关系纪录!而利物浦最近8年飞速发展,崛起,自然少不了芬威集团收购之后的潜心经营与努力突破。目前,球队已经拥有了坚实的阵容基础,无须再“为买而买”,进一步拓宽商业价值潜力,也是高层的明智之举。

经济日报:奋力走好新时代的长征路经济日报:奋力走好新时代的长征路

经济日报:奋力走好新时代的长征路
从江西于都到甘肃会宁,历时两个多月的“记者再走长征路”主题采访活动正式落下帷幕。日前,习近平总书记对此次采访活动作出重要批示,对广大党员、干部提出明确要求,希望大家牢记党的初心和使命,牢记党的性质和宗旨,坚定理想信念,坚定不移贯彻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不断跨越前进道路上新的“娄山关”“腊子口”,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进程中走好新时代的长征路。  “一切向前走,都不能忘记走过的路”。时值新中国成立70周年、红军长征出发85周年之际,1300余名记者一路追寻红军前进的足迹,再次走进那段风雨如磐的历史,用镜头和笔触写下初心的注脚,描绘出新中国壮美的画卷,让长征精神激荡着震撼人心的力量。  进入新时代,身处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改革发展稳定任务艰巨繁重,外部环境极端复杂,我们面临的风险挑战丝毫不亚于当年。再走长征路,重温红军情,既让我们看清了脚下这条坎坷的路、光辉的路,也启示我们奋力走好民族复兴的路、新时代的长征路。  奋力走好新时代的长征路,必须坚定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为崇高理想信念而矢志奋斗。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信念,是共产党人的政治灵魂,是共产党人经受住任何考验的精神支柱。长征路上,崇高的理想,坚定的信念,激励和指引着党和红军几经挫折而不断奋起、历经苦难而淬火成钢。新长征路上的我们,要时刻不忘为什么出发的初心,坚定革命理想高于天的执着追求,继续创造更加美好的未来。  奋力走好新时代的长征路,必须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位置,坚持一切为了人民、一切依靠人民,为人民过上更加美好生活而矢志奋斗。红军打胜仗,人民是靠山。在新的长征路上,我们也必须牢记,为什么人、靠什么人的问题,是检验一个政党、一个政权性质的试金石。我们要坚持党的群众路线,始终保持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心中常思百姓疾苦,脑中常谋富民之策,让改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使我们党永远赢得人民群众信任和拥护,使我们的事业始终拥有不竭的力量源泉。  奋力走好新时代的长征路,必须发扬不屈不挠、迎难而上的奋斗精神,在逆境中勇挑重担,在困难中磨砺意志,创造无愧于时代的新业绩。实现伟大的理想,不是轻轻松松、敲锣打鼓就能实现。长征时期如此,今天的新长征路上更是如此。我们还有“雪山”“草地”需要跨越,还有困难挑战需要征服,必须拿出勇于担当的宽肩膀、落实砥砺奋斗的真行动,用勇气、靠智慧、以实干一路向前。  踏着铿锵的步伐行走在新长征路上,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有信心、有能力实现这个目标。我们这一代人,时刻牢记“红色政权来之不易、新中国来之不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来之不易”,不断砥砺忠于信仰、献身理想的高尚品格,就一定能够谱写新长征路上更加辉煌的新篇章!

谢震业VS小池祐贵,谁才是短跑第一人?谢震业VS小池祐贵,谁才是短跑第一人?

谢震业VS小池祐贵,谁才是短跑第一人?
其实从短跑来说的话,目前的情况来看,你觉得谁才是亚洲第一飞人,其实说实话,谢震业和小池祐贵其实是最大的竞争对手。其实谢震业在200米凭借19秒88的成绩已经甩开了小池祐贵,但是其实两个人的最好成绩只是相差一秒钟,但是这一秒钟并不能决定一切。虽然谢震业200米本赛季足以完爆小池祐贵,但是从100米来说的话,小池祐贵的实力即将追赶上谢震业,谢震业还是存在一定的危险性的。这个比拼的结果将在8月18日出结果,因为谢震业要和小池祐贵再一次交手,如果这次谢震业再次秒杀小池祐贵的话,那这个黄种人短跑第一人必须是谢震业了,你们期待吗?

“利奇马”过境一夜 “从没见过这么大台风”“利奇马”过境一夜 “从没见过这么大台风”

“利奇马”过境一夜 “从没见过这么大台风”
山洪还没来的时候,66岁的山早村村民徐寿其就为逃难做好了准备。他很早从电视里得知“利奇马”要来的消息。台风逼近的时候,8月9日这晚,外地的儿女先后在电话里嘱咐:“你晚上不能睡觉!”8月10日凌晨1时45分,今年第9号台风“利奇马”在浙江温岭沿海登陆,肆虐整个浙江。永嘉县岩坦镇山早村因山体滑坡,山洪暴发,水位陡涨,造成特大自然灾害。截至发稿前,山早村已有23人死亡,9人失联。徐寿其的家背靠山体而建,他提前在二楼后门和山体之间铺上了80厘米长的钢筋瓦。他为此计算过,“三四秒就能跑掉”。一旦房屋被冲,就往山上逃命。看着水位一点点涨上来了,徐寿其心里止不住地害怕,“我快70岁的人了,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水”。直到凌晨5点多,水平息下来,他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下。除了山早村,洪水还冲进浙江临海台州府城墙内,导致老城区积水达1.5米左右,古城临海瞬间成为一片泽国。截至11日13时30分,台风“利奇马”已致浙江32人死亡,16人失联。水漫山早村山早村两面环山,楠溪江从中间流过,村里住着100多户村民,木质老房子居多。8月9日,得知台风要来的时候,山早村村委会就已经下发通知,并去到每户老房子查看情况。10日凌晨4点多,家住瓯北镇的周凯(化名)接到山早村父亲的电话,63岁的父亲在电话里喊了一句,“完蛋了”,电话就突然中断,再也无法拨通。周凯把手机上能拨通的电话全部都拨了一遍,他首先想到39岁的好友,“他年轻,可能救我的家人。”但电话一拨通,对方刚喊完“救命”就没音了。9日晚上值班的山早村村书记徐文海一夜没睡。他记得很清楚,“凌晨4点10分的时候风开始变大了,突然山洪坍塌下来,堵了,在我们这里形成了堰塞湖,水倒灌进来”。五六分钟的样子,村里地势低的地方,水就已经漫到了四层楼高。“我当时看到水大了,我就打电话叫他们河边的人(住户)注意点,台风来了,水涨大了,快点逃”。挂了电话,徐文海赶紧打给80岁的母亲。母亲平时和弟弟一起居住,距离他住所只有百米距离。山洪暴发的时候,弟弟外出,只有母亲一人在三层楼的居所里。母亲在电话里喊,“水涨起来了,怎么办”,徐书记抓着电话跑下楼,但大水已经淹没了自家一楼,即使是100米的距离,他也无路可走。终于赶到弟弟家,家里大门脱落,家具也一并被冲出门外,他刚进门就发现了倒在一楼楼梯口的母亲,“她可能是想往楼上跑,但没来得及。”水来得太快了,“我跑不过它”,今年60岁的徐文海一把抱起母亲,放到脱落的门板上,“我希望我母亲还是好的”,他紧接着给母亲做心肺复苏、人工呼吸,持续四五分钟之后,伸手去探母亲的鼻息,一丝热气也没有了。他这才意识到母亲真的不在了。“我刚给她打电话,答应了要去救她”,10日凌晨,镇上灾情严重,他口袋里的手机响个不停,接通电话徐文海说不出一句话来,只是坐在母亲身边流泪。他自觉没有尽到儿子的责任。天亮了,他把母亲抱到里屋的床上,盖好被子。遗体让过路的熟人帮忙照看,徐文海又去村里其他地方救灾。山洪来临的时候,山早村村民刘丽(化名)带着七个月大的孩子睡在二楼,突然听到一楼的妈妈一声尖叫,“水漫上来了”。她惊醒过来,跑下楼和妈妈扶起腿摔伤的爸爸,把他拉上二楼,“才一下子工夫,一楼就全淹了。”他们刚跑上三楼楼顶,水就漫过了三楼地面。此时,一块大铁皮漂过来,卡在房子和后山之间,刘丽抱着孩子,和妈妈、几位村民一起,搀扶着爬上铁皮,往后山上跑,爸爸只能先待在三楼等救援。大水来得快,去得也快。4点20分左右,水位下降,刘丽刚跑到山上,“水已经退了,前后才十分钟的样子。”早上6点左右,见到消防队,确认爸爸安全后,刘丽才知道,她三婶已经被水冲走,三叔游泳出来,躲过一劫。“他们家地势低一些,很突然地水就漫到三楼,我们有十分钟,他们只有两分钟。”上午10点,连夜驱车赶回山早村的周凯和妻子沿着山路爬回了家,这段平时走高速只需40分钟的路程,他们走了一夜。庆幸的是,老家三层楼房地势高,父亲抱着孙女上了三层楼顶,最终获救;二伯在逃向楼顶的过程中不慎摔下洪流,他抱住倒塌在路边的电线杆,强撑着把口鼻浮于水面之上,一直坚持到救援人员赶来。但周凯的三妈以及向他喊救命的好友都在这场灾害中罹难。以前从山早村回瓯北镇,周凯的车都会载上几位同村的村民,“一起坐车的人好几个都不在了。”大水之后,村里到处都是残垣断瓦,“电线杆倒了、墙塌了,一片狼藉。”周凯说。临海古城内涝:水最深没过消防员脖子对于台州人来说,每年台风造访,洪水灌到家里,几乎是家常便饭。雯雯的家在台州临海永丰镇,在她的记忆里,只有两次由台风引起的洪水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次是1998年的时候,我还小,对台风没印象,只记得洪水也是快漫到家里二楼了,还有一次是2004年,水漫过一楼一半。”但利奇马的“凶险”,她“完全没有想到”。8月9日接到单位预警时,她没觉得有什么不得了的。“因为我们见惯了这种洪水,所以邻居都很淡定。”但8月10日早上,雨下个不停,门口的院子被水淹了。中午不到,水就进了一楼地面。下午两点多,两天的暴雨刚停不久,一股急流冲破临海古城兴善门,涌进城里。紫阳街上,王先生正在自己家民宿的四合院中,几分钟时间,水就没过了他的小腿。他领着员工把一楼的电器搬上二楼,准备回家时,街上的水已经没过腰,路上停着的车都泡在水里,车内的水盖过座椅。王先生握住一根木棍探路,平时半小时的路程,走了一个半小时。下午3时以后,雨基本停了。但是由于临海上游天台、仙居两县泄洪的缘故,水位依然在上升。同在紫阳街上开店的董女士没能走回家,和几位老人一起被困在二层楼上。一楼被淹后,冰柜、桌子、椅子倒了,漂着撞来撞去,乒乒乓乓响个不停。董女士不停地打110报警。同时拨打110救援电话的还有看着水位不断上涨,陷入慌张的雯雯,但警力有限,救援人员无法迅速赶到。早上5点多,她发在朋友圈的求助信息被大量转发。一些朋友提供了橡皮艇的联系电话,但打电话过去,对方都回复已经投入到救援中。下午6时许,4位穿着迷彩服的救援人员赶到,解救下了被困在2楼阳台的雯雯一家三口。快到晚上7时,董女士和被困老人也终于获救,消防员找来橡皮艇,把老人背到艇上,董女士刚坐上艇,一个大浪打来,艇差点翻了,七八名消防员用力拽住两侧,勉强稳住,“水最深的地方没到消防员的脖子,水浪一动一动才能隐约看到路边停的车,他们一直撑着,拖着艇走。”把董女士一艇人护送到地势较高的崇和门广场,救援人员又划着橡皮艇回紫阳街救援。天已经黑了,下着毛毛细雨,老城区的人慢慢都聚集在这里,“乌压压一片,坐满了人”。8月11日上午,“台州发布”发布消息称,古城内正进行排涝,水位正在下降。目前水位不再上升。据统计,临海市共接警784起,其中火警4起,抢险救援778起,社会救助2起,抢救疏散被困人员1063人。医院:五护士合力救起路边老人8月10日下午5点左右,开始有受台风影响的伤患被陆续送往永嘉县人民医院救治。“我值班原本是负责管病人的,晚上伤患数不过来了,什么都要做。”一名值班护士介绍,患者主要来自岩头镇一带,具体数量还没来得及统计。其中有几个伤势较为严重的患者正在急诊室被抢救。永嘉县人民医院周姓副院长向新京报记者介绍,由该院专家和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第二医院的专家临时组成的专家组正在对台风伤者进行集中治疗,医院特设了专门的病房为这些伤者提供救治。由于受台风伤害的伤者主要集中在骨科、外伤科等科室,因此骨科所在楼层一半的病房都被专门腾空出来用于接收台风伤者。“一共有二十多个床位,十几个专家,也有心理干预方面的专家。”周副院长表示,“现在伤者基本稳定。主要是担心心理方面出现问题,因为有的伤者在这次台风中失去了亲人。”8月10日晚上6时20分左右,距离紫阳街1公里外的台州医院放疗科护士长王晨在用手机拍摄洪水灾情时,意外在镜头里发现一名情况危急的老人。这名50多岁的老人靠墙瘫坐在地上,下半身无法移动,身上有多处擦伤,四肢由于被水长时间浸泡已经发白。“他当时有些神志不清了,没办法正常答话,旁边居民也不太敢靠近,我们作为医务人员看到这种情况需要第一时间抢救。”王晨和她的护理团队一共5个人一起也抬不动伤者,赶紧联系了医院保卫科帮忙,十分钟过后,这名伤者被送到了抢救室进行插管治疗。随后,王晨了解到,这名伤者是长期在台州医院进行血透治疗的尿毒症患者,为了方便治疗和母亲一起住在医院旁边的居民区。附近居民告诉王晨,这个患者家里已经被淹了,银行卡、手机都没带出来,为了求救,他母亲到附近去找人帮忙了,所以把他先暂时安置在了这里。“我们跟着他去急诊科做血氧饱和度检查,发现当时他全身淤紫,氧饱和度只有60%,正常人一般在95%以上,所以应该是呛过水的。”王晨说。“因为他家里人当时联系不上,所以我们急诊这边就马上给开了绿色通道,抢救措施全部跟上。”王晨说。救援队:徒手翻废墟找人永嘉消防救援中队政治指导员张维昊,是第一批到达山早村参与救援的成员之一。8月10日早上7时30分,他和队友一起赶到山早村,即刻投入救援。8点多,他们在一所房子找到了两位老人和一个小孩的尸体,“应该是爷爷奶奶和孙女儿,都成泥人了”,张维昊协同五六名消防队员将尸体抬出屋子,很快听到了女人的哭声。“女的就一直抱着那个小孩哭,小孩身体已经僵硬了”。因为橡皮艇等救援工具不能运送进村子,所以一切救援方式都比较原始。消防队员需要在腰上拴紧绳子,潜入河里将尸体抱上岸。“一个20几岁的小伙子刚从外地赶回来,我们在河里打捞一具尸体的时候他认出来是他父亲,就跟我们一起打捞”,尸体被捞上来以后,小伙子坐在岸边呆呆地不说话,哭也不哭,一直坐了有20几分钟。经历了一整天的救援,消防队员在上游找到7具尸体,下游找到6具。张维昊的脚起了2厘米大小的水泡,包扎了伤口后,他转身又继续投入救援工作。同时参与救援的还有民间救援组织黑马救援队。得知永嘉受灾情况非常严重,黑马救援队紧急集合了28名专业素质较强的队员,携带5艘橡皮艇,于8月10日中午12点集合,下午3点多钟抵达永嘉岩坦镇山早村。抵达山早村时,车子开不进村子,黑马救援队留4名人员在高速公路上疏导交通,其余24人全部下山支援。“过来的时候看到村庄都被淹没了,两边都是黄色的海洋,是黄泥水”,黑马救援队办公室主任潘春萍告诉新京报记者,“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台风。”黑马救援队的一名队员陈崇告诉记者,抵达山早村后,除了一名当地人带领他们实施救援工作,大部分居民已经撤离,只剩下部分家属在等消息。在现场,陈崇看到,木质的老房子很多被夷为平地,最高的四层楼上面都有洪水的印迹。进入救援现场后,大家开始地毯式搜索,寻找失联村民,山早村地层较薄,除了消防队员的探测仪,黑马救援队通过徒手翻废墟找人,即救援队根据家属的猜测,在某个地方深挖,相当于“赌一把”。“我们要徒手把杂物先搬开,再用铁锹慢慢挖下去”,陈崇告诉记者。黑马救援队的人员主要挖了两个点,但直到晚上队伍撤离都没有搜寻到失联人员。“目前失联的人,有两种可能性,一种就是埋压在淤泥下面,第二种就是被冲走了。”张维昊说。11日清晨,温州市消防救援支队又派出16支中队,17辆消防车,120余名消防员前往山早村继续搜寻失联村民。张维昊告诉记者,10日在救人的同时清理完了废墟,11日则主要是寻找失联人员。“因为房子塌下来都是废墟,废墟清理完了才能救人,下面都是淤泥,有一米多厚。”

我国特有濒危植物玉龙杓兰再现丽江玉龙雪山我国特有濒危植物玉龙杓兰再现丽江玉龙雪山

我国特有濒危植物玉龙杓兰再现丽江玉龙雪山
记者7日从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获悉,该所的丽江高山植物园科研人员日前在玉龙雪山野外考察时,发现了我国特有濒危植物玉龙杓兰的野外居群。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丽江高山植物园助理工程师明升平介绍,玉龙杓兰是杓兰属植物,仅分布在云南省西北部,由植物学家乔治·福雷斯特于1913年在丽江地区采集并命名,属于极小种群野生植物,其受威胁等级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评价为濒危。明升平介绍,由于生境丧失和人为因素干扰,玉龙杓兰命名后一直保持着神秘状态。丽江高山植物园的科研团队于6月8日在玉龙雪山自然保护区考察时,发现了一个单株40余株的玉龙杓兰野生居群。玉龙杓兰再现玉龙雪山,说明近年来保护区保护工作成效显著。科研人员观察研究这一玉龙杓兰野外居群,发现其叶片上的斑点并不是一个稳定的性状,同一居群同时存在有斑点和无斑点的叶片,容易和小花杓兰混淆,这是对玉龙杓兰形态学分类的一个重要补充。据介绍,科研人员将通过人工授粉扩大结实量,利用种子无菌萌发技术扩大种群数量进行人工保育,并联合玉龙雪山省级自然保护区管护局对这一野外居群加强保护和研究。

开国大典珍贵实物及经典美术作品亮相中国国家博物馆开国大典珍贵实物及经典美术作品亮相中国国家博物馆

开国大典珍贵实物及经典美术作品亮相中国国家博物馆
中新社北京8月9日电 由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的“屹立东方——馆藏经典美术作品展”9日亮相。展览不仅展出包括《开国大典》在内的13幅经典美术作品,更配合展出了殊为难得一见的1949年开国大典时的珍贵文物。展览从中国国家博物馆馆藏中精心挑选了13幅老一辈著名艺术家创作的经典美术作品,均为经典馆藏中的经典,如吴作人的“过雪山”、詹建俊的“狼牙山五壮士”、石鲁的“转战陕北”、艾中信的“夜渡黄河”、叶浅予的“北平解放”、董希文的“百万雄师下江南”和“开国大典”等。这些作品突出体现了中国国家博物馆藏品丰富、质量精湛、家底厚实的特点。在13幅经典美术作品中,有油画作品11幅、国画2幅。展览还配合展出了馆藏新中国成立相关文物24件/套,包括了1949年开国大典时的珍贵文物,如毛泽东主席在开国大典上亲手按动电钮升起的新中国第一面五星红旗,毛泽东主席在开国大典时使用的扩音器,当年悬挂在天安门城楼上喜庆的灯笼,中央人民政府木牌、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印章,还有开国大典时使用的礼炮等都在中央大厅展出,皆是平时殊为难得一见的。此外,展览的另一大亮点是1949年10月1日开国大典的影像资料循环播放。用于播放视频资料的显示大屏高约7米、宽约9.4米,位于展厅后部中央位置。据悉,展览位于中国国家博物馆一号中央大厅,展期为三个月。

游泳世界杯50仰莫洛佐夫平赛会纪录夺冠 徐嘉余铜牌游泳世界杯50仰莫洛佐夫平赛会纪录夺冠 徐嘉余铜牌

游泳世界杯50仰莫洛佐夫平赛会纪录夺冠 徐嘉余铜牌
原标题:游泳世界杯50仰莫洛佐夫平赛会纪录夺冠 徐嘉余铜牌 北京时间8月9日,2019年国际泳联游泳世界杯中国杯的比赛,在山东济南的济南奥林匹克体育中心进入到了第二个比赛日的争夺。在男子50米仰泳项目的决赛当中,俄罗斯男神莫洛佐夫游出了24秒43的好成绩,追平了自己在2018年喀山创造的世界杯纪录,夺得冠军,美国名将安德鲁以24秒85的成绩获得银牌,徐嘉余的成绩是25秒25,排名第三位。 今天上午进行的预赛当中,徐嘉余被分在了第二小组第五道出发,本组竞争极为激烈,他身边第四道的是俄罗斯男神莫洛佐夫,第三道是拉尔金,第六道是汪顺。徐嘉余的出发反应时是0.57秒,最终的成绩是25秒69,力压莫洛佐夫排名第一位,后者在出发反应时0.81秒预赛最慢的情况下,游出了25秒79,排名小组第二,拉尔金以25秒80排名小组第三,汪顺25秒87排名小组第四。预赛排名方面,安德鲁高居第一,徐嘉余第二,莫洛佐夫第三,拉尔金第四,汪顺第五。 决赛在晚间进行,徐嘉余被分在第五道,美国名将安德鲁第四道,莫洛佐夫第三道,汪顺第六道,王鹏第二道,杜世贤第一道。徐嘉余的出发反应时是0.52秒,是所有选手当中最快的,但是他的状态明显不在最佳,俄罗斯男神莫洛佐夫游出了24秒43的好成绩,追平了自己在2018年喀山创造的世界杯纪录,夺得冠军,美国名将安德鲁以24秒85的成绩获得银牌,徐嘉余的成绩是25秒25,排名第三位,汪顺以25秒59的成绩排名第四,王鹏以26秒08的成绩排名第六位,杜世贤以26秒65的成绩排名第七位。

整治校园贷,必须斩“黑手”开“正门”整治校园贷,必须斩“黑手”开“正门”

整治校园贷,必须斩“黑手”开“正门”
8月7日,有媒体报道,闪银、拍拍贷、及贷等平台在国家取缔校园贷之后,仍悄悄从事该类业务。暗访的7家平台中,仍从事校园贷的占比超过42%。其中,闪银平台向学生发放高利贷年化利率高达199.38%。   那些在校园贷中殒失的鲜活生命,仍未能阻止校园贷平台们将魔爪伸向校园;那些悲痛欲绝的父母,泪水依稀在眼前,校园贷却死灰复燃。2017年曝光的裸贷事件,让校园贷“臭名昭著”。当年监管机构屡屡对校园贷出手,一时间不少校园贷机构知趣退场。之后原银监会、教育部等部委不断针对校园贷出台文件,监管态度不可谓不严厉,然而校园贷却屡禁不止。此次校园贷卷土重来,虽然暂时还没有出现重大恶性事件,但依旧是高利息,甚至手段更加复杂,不得不令人警惕。   为什么校园贷屡禁不止?一是以前的校园贷机构形成了路径依赖,不会干别的,只会放校园贷,且校园贷带来的利润仍旧十分可观;二是一些现金贷产品被包装成了常规的消费分期产品,从而渗透到了校园市场;三是对于正规金融机构来说,普通学生并不是非常优质的借款人,即便能给予贷款支持,其额度也有限,那么有更多资金需求甚至已形成借贷习惯的学生,只能向校园贷伸手。供给和需求一直都存在,而监管未能对“变相校园贷”进行及时识别和有效惩戒,很难抑制供需双方的结合。   “供求两旺”情况下,监管必须实时跟进斩“黑手”。无论校园贷“马甲”有多少、隐藏有多深,一些平台违规开展校园贷业务,乃是明知故犯、顶风作案。监管部门必须出手,对违规平台进行严厉整顿和处罚。   此外,大学生虽然没有收入来源,但信用意识比较强,属于相对优质客户。且大学生受教育程度高,未来收入和发展前景较好,不久亦将有购房、购车等需求,是商业银行的潜在客户。银行应风物长宜放眼量,积极参与开发正规校园贷款业务。开“正门”,方可既满足大学生的贷款需求,又将风险控制到最小,确保校园借贷行为在可控范围内健康发展。(江德斌)

-孙楠开超跑吃日料 从餐厅出来边走边嚼吃得满意–孙楠开超跑吃日料 从餐厅出来边走边嚼吃得满意-

孙楠开超跑吃日料 从餐厅出来边走边嚼吃得满意

新浪娱乐讯 近日,有媒体在北京街头拍到独自出行的孙楠。当天孙楠身穿深色宽松短袖外套独自从一家高级日料店出来,还手拿高档钱包和品牌手机。孙楠独自步行到停车场后便进了一辆酷炫的黑色超跑。孙楠身穿深色宽松短袖外套独自从一家高级日料店出来新浪娱乐讯 近日,有媒体在北京街头拍到独自出行的孙楠。当天孙楠身穿深色宽松短袖外套独自从一家高级日料店出来,还手拿高档钱包和品牌手机。孙楠独自步行到停车场后便进了一辆酷炫的黑色超跑。新浪娱乐讯 近日,有媒体在北京街头拍到独自出行的孙楠。当天孙楠身穿深色宽松短袖外套独自从一家高级日料店出来,还手拿高档钱包和品牌手机。孙楠独自步行到停车场后便进了一辆酷炫的黑色超跑。